笔趣阅读 > 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战后收获

第八百二十一章 战后收获


 迷离幻境的深处,雄伟又诡奇的神殿之中,王座之上的存在闷哼了一声。


 海尔波轻轻抬起一只手,他掌心中的一块黑色菱形晶体自动瓦解,变成了一堆沙子。


 用手指轻轻捻着细沙,他闭着眼睛,用一种莫名的语气自言自语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片刻后,海尔波睁开眼睛,他洒去手中的细沙,十根手指虚空对准,灵活地勾勒起来。


 从顶端开始,慢慢出现的是坑坑洼洼、有些钝的杖尖,然后是突出一圈的树瘤。


 那是老魔杖。


 但是,海尔波这凭空勾勒出的老魔杖到达一半位置的时候就停滞了下来,他微微合拢一点双手,空气周边的波动愈发强烈了一点。


 老魔杖依旧停在了一半的状态,甚至,在海尔波试图再继续注入魔力的时候,猛烈地皲裂声传来,那半根老魔杖直接裂了开来。


 海尔波没有露出不悦的神色,只是平静地拿起那半根裂开的老魔杖放到了自己的眼前。


 “还是不行……果然,太久了……生疏了。”


 他将老魔杖放下,双手置于王座的扶椅之上。


 看了看两边不知为何空着的王座,海尔波平静地收回目光:“闹剧终归只是闹剧……肖恩,当你面对自己的时候,你也开始面对我了。”


 他在自言自语,却又像是在和谁对话一样。


 “我给了你机会,我甚至第一次展现了所谓的仁慈……你本该和我站在同一边,我们都是受害者……”


 “你以为你在被爱,你以为你在爱着别人……可这个世界,从始至终就没有欢迎过你……”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关系,我是你的迎接者。”


 海尔波缓缓地站起身子来,另一个王座敞开,曾经出现过一次的棺椁再次漂浮了出来。


 棺木自动被推开了。


 肖恩半透明的灵魂正在躯体上面沉浮,而里面的那具躯体穿着华丽的长袍、双手紧握一枚怀表。


 那是肖恩的身体……


 海尔波把一只手放上去往下压了压,不过,半透明的灵魂依旧不是很愿意进入到肉体之中去。


 “我会迎接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火光四起,海尔波的脸忽明忽暗,嘴角的弧度被完全隐藏在了阴影之中。


 “一定别放弃,要加油啊,肖恩……哈。”


 “大个子,你倒是加油啊,我都维持这状态多久了。”


 灰白、沧桑的世界中,巨人肖恩依旧攥紧着手心,他不断催促着【傲慢】,后者正在收集海尔波分身消散后出现的那一点点知更鸟的权柄,但速度要比肖恩想象地慢很多。


 一直维持罪责化的状态需要肖恩付出不小的代价,尤其是刚刚还动用了巨大力量的前提之下。


 【傲慢】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肖恩再次准备开口的时候,一个稍显疲惫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恢复你自己的样子,我收集完毕了。”


 磅礴的魔力散去,巨人消失不见,肖恩再次出现。


 不过,没等他自己处理伤口,腹部那恐怖的血肉就自主蠕动了起来,巨人状态下被炸出来的缺口、甚至是缺少的内脏,全部都在飞速地愈合之中。


 【傲慢】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辛苦你了,这是罪责化的自愈能力,我让魔力更加活跃了一点,你没事吧?”


 疼痛与虚脱的感觉在飞速消失,肖恩松了一口气,他本来已经准备开始给自己灌魔药了。


 罪责的魔力确实挺好使的,刚才那样的爆发、消耗、伤势,重新变回人形之后,除了伤口以外,肖恩居然没感觉自己有太大的消耗。


 要知道,他和【傲慢】达成合作之后的罪责化,他是需要用自己的魔力来作为串联的。


 这次的消耗让肖恩简直难以置信,看样子,【傲慢】是真的尽全力来辅助他了。


 想到此,肖恩问道:“这份权柄,额,算是大份的吗?”


 【傲慢】原先疲惫却又兴奋的声音低沉了一些,他难得地发出苦笑声:“怎么可能……肖恩,你要明白一点,完整的权柄绝对要比残缺的权柄强大的多,哪怕你集齐了所有残缺的权柄,但只要这些权柄没有结合,那么就是天上地下。”


 “海尔波的分身只分离出了一部分不会影响完整性的权柄,这里面更多消耗的是他本身的灵魂力量和魔力,对权柄的完整性几乎没有损伤……不过——”


 【傲慢】的声音再度兴奋了起来:“对于母亲来说,能够多获得一点权柄都是好事。祂才是权柄真正的主人,只要她能够复活,世界的规则会将完整权柄的力量渐渐转移到母亲的体内,到时候,海尔波只会越来越虚弱。”


 肖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所以说,在主人陨落的情况下,权柄无主才会被海尔波掌控,但只要原主人完成了复活,权柄就会慢慢地物归原主?”


 “虽然不准确,但可以这么理解。”【傲慢】赞成了肖恩的话,“所以……不考虑陷阱等因素,海尔波刚才蛊惑你的话其实是真的。”


 “死神大人也陨落了,但死神权柄一直无人获取,假如海尔波真心帮你,你成为新任死神的概率的确不小。”


 肖恩闻言打趣道:“那你当时都没开口劝我一下?你就不怕我答应下来?”


 【傲慢】平静地说道:“你如果答应你就不是肖恩·沃勒普了。”


 “好吧,算你了解我——不过,主要问题还没解决啊?”肖恩望向了那个小小的石屋,当然,准确来说,这是知更鸟灵魂世界中的神殿。


 确实挺寒酸的……也能看出知更鸟摇摇欲坠的现状。


 肖恩皱眉说道:“你母亲的残魂为什么一直没有现身?”


 在刚才的大战之中,山峰顶端的区域直接被削去了一大片,世界树也倒下来,无数的魔力余波与坠落的帆船船体砸地这里坑坑洼洼的,唯独这小小的石屋没有遭受任何破坏。


 但是,这么大的动静之下,石屋中依旧没有传来反应。


 上次肖恩通过托付梦境来到这里的时候,知更鸟好歹给出了一点回应。


 【傲慢】的声音里也带上了凝重:“母亲的状况比我想象地还要糟糕的多,祂的残魂中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这是保护性的沉眠。”


 肖恩疑惑道:“事先说明,我没有不敬的意思啊,但我还是得问清楚——额,你没想过,知更鸟的这一缕残魂可能已经陨落了吗?”


 【傲慢】并未生气,只是瓮声瓮气地回答道:“我担忧过,但我能感受到石门之内的可怕,这说明母亲的真身还保留着身为神明的可怕。”“这不是祂独特的灵魂世界吗?真身,也就是所谓的肉体,也会出现在这里?”肖恩问道。


 “神明之间的奥秘比我知道的多,比你想象的也要多。”【傲慢】只是这样平静地回答道。


 肖恩耸耸肩:“放下你的谜语人行为,说说怎么叫醒你妈。”


 他抬头望了眼天空:“要是海尔波不死心,再来一个分身的话,麻烦就没完没了的了。”


 【傲慢】思考了一会,随即沉声说道:“你没办法完美发挥罪责化的力量,我没办法脱离你存在,我们俩可以直视母亲的真身是因为我的特殊,但不仅是你所看到的,你所感知到的一切都是上位魔法毫不讲理的碾压。”


 “呼——”【傲慢】长出了一口气,“我来强行带走母亲的残魂,祂会原谅我的。”


 作出决定之后,【傲慢】没有任何的拖沓,他让肖恩走到石屋的侧面,随即脑海之中便传来了一长串晦涩难明的咒语声。


 神明都需要念出魔咒的咒语,肖恩觉得这魔咒肯定要比想象地更神秘也更强大。


 “给我一点时间——”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傲慢】就将所有注意力和心神放在了他母亲摇摇欲坠的残魂之上。


 这件事肖恩插不上手,等待的时间他便四处张望了起来。


 “知更鸟的灵魂世界就是她的神山和神殿……那如果我成为了神明,灵魂世界会发生变化么?”不由自主的,肖恩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不过,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


 刚才海尔波的到来,海尔波长篇大论的那一番话,已经在告知肖恩答案了。


 成神并不是一份良好的工作……


 而且……肖恩的眸子微微低下,眼中的寒意与讥讽一闪而过。


 海尔波今天来找他的目的,游说只是一个尝试……那么,主要目标还是为了破坏肖恩和【傲慢】的行动?


 不……对于肖恩而言,海尔波的表现是“正常”且“天衣无缝”的——假如肖恩没有在阿瓦隆接近世界本源的话。


 但在世界本源中得到的一些信息与感悟在不断给肖恩发出警告,他现在还不能彻底确定,但是他有这种模糊的感觉。


 海尔波这次来找他,有其他的目的!


 游说肖恩?阻止他们带走知更鸟的残魂?这都是顺手为之,并且用这再正常不过的行动来掩饰他真实的目的。


 肖恩微微摊开手心,在上面,有一小堆失去了活力的黑色凝胶。


 他眯起眼睛,思索再三之后,还是决定解析这东西的魔力性质——这东西来自海尔波,与爱神的权柄相关,而且,解析出来的话,也许可以验证肖恩的某些猜想。


 而且……


 一阵恍惚感传来,肖恩晃了晃脑袋。


 刚才,似乎有某种感觉要涌上心头来。


 肖恩默默感受了一会,他没有像往常那样追根问底,探寻真相,而是选择将那种感觉抛到了脑后。


 “不要思考……思考太多就会带来这种感受……”他升起了一股明悟。


 再等等……再等等……


 【傲慢】不知道要怎么带走知更鸟的那一缕残魂,反正肖恩也没办法往里面看,让魔力之子开始解析黑色凝胶体的魔力性质之后,他索性懒散地开始打量起了四周。


 早就枯萎的世界树经过这一次冲击已经彻底倒了下来,当然,这只是灵魂世界中的一个实体投影,没有真正的世界树那么庞大。


 即便如此,倒塌下来的巨木依旧遮蔽了大半个因为魔力冲击而带来的深坑。


 从肖恩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倒塌下来的树木中心早就空荡荡的了,只留下一些不知岁月的木粉。


 而被遮蔽了大半的盆地中心,是刚才那艘无名黑色帆船的残骸——这东西很奇怪,在被肖恩摧毁之后便一下子失去了魔力。可以穿梭空间的风帆、发射出自爆蛆虫的血肉炮管等等,几乎在掉落下来的时候就碎成了渣滓。


 和一般的魔法道具不同的是,黑色帆船被摧毁之后,残骸上没有丝毫的魔力残留。


 肖恩得出的判断是,这应该是一件自然诞生出来的魔法道具。


 黑色帆船上的魔力是由诞生它的特殊魔法场地赋予的,而帆船一旦被摧毁,那些被赋予的魔法力量就被光速收回了——只有魔法场地的魔力可以用这样的速度收回,并且不留下一丝痕迹。


 也不知道海尔波是从哪里得到这艘帆船的,迷离幻境中似乎诞生不出这种东西来……


 而这场大战除了这些东西以外,肖恩还得到了另一样战利品。


 那只古怪章鱼的喙。


 这玩意通体漆黑,足足有几个肖恩的大小,可以将他轻易吞下,而喙的内部光滑无比,并不如同想象中布满了各种锋利细密的尖牙。


 章鱼在被肖恩撕碎之后也和帆船一样快速地变成了碎块,几乎没有魔力残留,唯独这个喙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让黑色的喙漂浮到半空中,肖恩打量着这个形似传闻中海妖之口的东西。


 “有股子奇异的魔力,似乎可以破开什么壁垒似的……”


 正打量着,突然,那个黑色的喙颤动了一下。


 两侧,各有一只小小的眼睛从表面睁开了。


 它颤颤巍巍地看着肖恩,眼神惶恐。


 “咯——咯——”喙的上下部快速撞击了几下,发出点声音来。


 同时,一股模糊、笨拙的念头正在小心翼翼地想要和肖恩交流——像是大门外轻轻敲门、害怕的小孩。


 “我靠……”肖恩的太阳穴抽搐了一下。


 这个喙……才是魔力生物?  

(https://www.biquyuedu.com/novel/eoQUo.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yuedu.com。笔趣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