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阅读 > 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 > 第八百一十七章 未知的棺椁

第八百一十七章 未知的棺椁


 白骨巨龙轰然湮灭,而灭杀了白骨巨龙的人还胆敢挑衅他们的神。


 海因里希满脸愤慨,双眼都微微发红,开口怒斥:“蝼蚁一样的凡人,胆敢以下犯上,对伟大的神明出言不敬!末日的光辉将会于你的头顶闪耀,你必然成为海尔波大人复兴之路上的祭品!”


 “所有人,为了海尔波大人,杀了他们!”


 在海因里希的鼓动下,那些惊疑不定的归来者们再次咆哮着冲了上去。


 不管如何,这里是迷离幻境,海尔波就是他们身后最大的依仗——只要海尔波大人成功登临神位,他们即便死去,也能够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上来!


 原本气势已经弱了三分的归来者们竟然也爆发出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来,魔咒纷飞,战场再次火爆起来。


 望着手下之人的英勇冲锋,海因里希不露声色地往后退了几步。


 他的心腹也正在蠢蠢欲动,想要为海尔波大人尽自己的力量,看到首领这幅动作,竟然还兴奋地开口询问道:“海因里希大人,海尔波大人还赐与了您其他的强大魔法吗?”


 海因里希脸色一僵,他踹了自己的心腹一脚,低声骂道:“白痴!我准备跑路了!”


 “啊?”几个心腹傻了眼,“大、大人?如果您这样做的话,海尔波大人的怒火将会无法熄灭,到时候……”


 海因里希脸色难看地说道:“早死和晚死你选哪一个?这一战我们必然溃败!”


 “这……我们身后站着的是海尔波大人,祂无所不能!”


 “就是因为海尔波大人无所不能,所以我们才要跑!你什么时候见到过有人胆敢挑衅海尔波大人?”


 “这的确没有……胆敢挑衅祂威严的亵渎者都已经被送去了冥府。”心腹半懂不懂地说道。


 海因里希深呼吸了一口,他望向战场中央,那里,视死如归的归来者们正在和巫师大军战斗。原本,他们大军中的幽灵、半死半活者等毕竟有身体上的优势,而且更加悍不畏死,完全能够占据整个战局的上风。


 可是,对手的大军中,有几个精英巫师实在是太厉害了。


 尤其是刚才那个湮灭数十条白骨巨龙的可怕男人,海因里希从开战的时候就一直在默默观察,他早就注意到,除了庞大的力量,对方的索命咒诡异无比,但凡被击中的人,即便是幽灵也无法幸免。


 他毕竟在迷离幻境中呆了这么久,也见识过许多海尔波的手段——他可以明确的察觉到,被那小子索命咒击中的人,绝不可能生还!


 连复活的机会都没有!


 更可怕的是,就是因为海尔波大人的全知全能,他才萌生出了退却之意。


 那小子如此挑衅,迷离幻境的主人可是海尔波大人,但祂竟然没有降下惩罚……


 这意味着什么?海尔波大人在忌惮那小子……


 虽然那小子的确厉害,但海尔波大人怎么可能忌惮他呢?这其中的原因海因里希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海尔波大人在神殿之中不会出手了,自己的身后根本就没有一个全知全能的神!


 一想到这,海因里希的表情愈发难看,他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必然溃败,到时候用爆炸的魔咒作为掩护,我们先跑,让这群白痴在这里送死好了……”


 “那海尔波大人那里?”


 “我有办法……而且,即便没办法,你能不跑吗?现在死还是之后有可能会到来的死亡,你分不清?别忘了,我们从地底爬出来在这里卖命,求的就是一个与世界同存。”


 “我明白了!海因里希大人!”


 如同海因里希预料的一样,双方的战斗力还是归来者一方更胜一筹,但是肖恩、格林德沃等人的存在完全打破了这个僵局。


 能够迅速击杀眼前的对手,甚至还是一片一片的击杀,这在战斗中带来的影响实在太过巨大。


 在白骨巨龙没有生效就被消灭的情况下,归来者们的人数、身体优势在被不断地削减。


 很快,归来者们就节节败退,而巫师大军的气势愈发高涨。


 一道爆炸咒在海因里希的身边炸开,他高举魔杖,状似疯魔:“都给我冲!给我上!为了海尔波大人,为了祂无上的荣光。”


 又一道魔咒飞来,站在高处的他摔落下来发出一声惨叫。


 早就准备好的心腹冲了上去,抓住海因里希就往后跑:“大人,大人!我们快撤吧!您要留住自己的生命继续为海尔波大人奉献,不能死在这种没有意义的地方啊!”


 海因里希满脸悲壮,他高举魔杖不断发出魔咒:“我不能辜负海尔波大人对我的期待!”


 “大人!大人!”


 最后,“试图”一起战死在这里的海因里希还是被手下的心腹带着离开了。


 忙着清理其他人的肖恩等人没有在意,当然,拦也可以拦,但没必要,削弱敌方的力量不如保全自己的人员,肖恩不希望见到太多的伤亡。


 而在海因里希的“鼓舞”之下,归来者们大多战死到了最后一刻,他们依旧期待着死去后能被伟大的海尔波大人从冥界中捞回来,但见识过肖恩索命咒的人则已经开始了四散的奔逃。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我可以为你效力,我知道海尔波的神殿在哪里,我还知道神殿外围的护卫队……”一个半透明的幽灵跪在地上不断地求饶,脸上带着恐惧又期冀的光。


 “阿瓦达索命(AvadaKedavra)”肖恩平静地施放出一道索命咒,将对方最后的求饶停下。


 半幽灵眼中剩下最后一丝对世界的留恋,随后灰飞烟灭。


 格林德沃从一边飞来,将几个僵硬的半幽灵丢到肖恩的脚下:“你小子居然还能改良索命咒?”


 随手杀了这几个半幽灵,肖恩腼腆地笑笑:“跟您学的,老师,不值一提。”


 罗齐尔教授在一边落下:“格林德沃大人,沃勒普先生的确学到了您的精髓。”


 肖恩:“……”


 格林德沃:“……”


 师徒俩觉得一起被骂了。


 不过,格林德沃并不在意,他望向海因里希逃跑的方向:“那个领头的家伙似乎是德国十二世纪一个巫师家族的族长……呵,眼力和演技倒是不错,比那个没脑子的安得罗斯要灵活不少。”


 肖恩接茬说道:“放他跑就行了,我们的重点从来都不是这群归来者。”


 格林德沃望过来,眸子里略有凝重:“海尔波的确没出手……但我们会离他的神殿越来越近,到时候他不出手也不可能了。”


 “我明白的……”肖恩点点头,“到时候,就得真玩命了。”


 格林德沃点点头没有再问,他转过头去望向战场,这场进入迷离幻境之后的大战总算是落下了帷幕,不客气的说,他们的确取得了一场大胜。


 只是,胜利不假,他们这一方的伤亡也不在少数,这是战争怎么也无法避免的。


 格林德沃声音里带着感慨与悲痛:“即便和这个世界斗了一百年,但看到巫师们的倒下,我依旧心有戚戚。”


 肖恩没有安慰,因为他知道,格林德沃仅仅只是感慨。战争没有流血,这是童话故事里才会存在的结局,而格林德沃也不会因此产生任何的动摇。


 肖恩也同样如此,即便他看到了霍格沃茨学生的倒下。


 这个时候,最痛苦的还是战死者的家人、朋友,以及麦格教授这样的人。


 “这一切都会值得……会的吧……”肖恩抬头,心中默默说道。


 “海尔波大人,是我指挥不力!恳求您给予我最严厉的惩罚,您的仆人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神殿中,海因里希跪在滚烫的地板上,他狼狈极了,甚至一只胳膊都丢掉了——这是他自己动的手,正所谓,人不狠,站不稳。


 王座上的肉团蠕动了一下,海尔波轻描淡写地说道:“那你自尽吧,海因里希。”


 海因里希僵在了原地,他没想到海尔波大人竟然如此无情……


 有些苦涩地抓着地面,他知道自己可能赌错了。


 “是、是……”


 就在海因里希走到岩浆池的最后一刻,海尔波发话了:“算了,念在你服侍我这么多年的情义上,这次,就算了吧。”


 海因里希如蒙大赦,他颤抖着跪下来:“您的仁慈!令人……”


 海尔波没理会,继续说道:“继续带人阻挠他们的前进。”


 “是!”


 海因里希走出了神殿,肉团扭曲再度变成了人形。


 海尔波依靠在王座上,眸子平淡,他自言自语道:“果然,不是正统的神明,永远得不到这些凡人的信仰……”


 “不过,沃勒普,你倒真是令我期待了起来……”


 祂轻轻地打了一下响指,岩浆海中,那艘巨大的黑色帆船上下摇曳了起来,似乎正在经历一场无与伦比的风暴。


 “砰——”船舷处发出猛烈的撞击声,一只巨大的触手从岩浆海中探了出来。


 紧接着,一只有无数触手、两边各自长了十二只眼睛、柔软的身躯上还覆盖着纯黑色鳞片的类似章鱼的怪物从其中爬了出来,攀到黑色帆船巨大的风帆之上。


 海尔波随意地招了招手,那只可怕又古怪的章鱼像是最温顺的宠物一样爬到了祂的身边。


 一个纯黑色的泡泡被吐了出来,一出现就带上了无与伦比的黑暗气息,更可怕的是其中的诅咒。


 但海尔波并不在意,他轻轻挥手,那巨大执念体旋转了起来。


 很快,黑暗、诅咒都被某种力量剥离了开来,黑色的泡泡破裂,露出了其中的景象。


 紧闭双眼、浑身皲裂、呈现出半透明的肖恩漂浮到了海尔波的眼前。


 “果然如此……”海尔波的笑容平静无比,祂挥手让那只章鱼回到岩浆海之中,随即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那个属于肖恩的灵魂。


 “复制吗?竟然有这样的手段,我还是小看你了……”海尔波露出感叹又欣赏的神色。


 祂伸出一只手,径直插入了肖恩半透明的脑袋之中。


 片刻之后,海尔波睁开双眼,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真聪明……甚至还想到了这一点……不过,黑暗本源的诅咒和你自己的破坏还是稍微弱了一点,灵魂比你想象地要更加坚韧……”


 海尔波在王座上惬意地转过了身子,祂望向身边另一个王座,然后拍了拍手。


 那个王座颤动起来,一股昏黄、苍老的魔力溢散而出。


 王座的中心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上面有着一层又一层的强大封印。


 伴随着海尔波的动作,那些封印在不断地被打开。


 最后,一副雕刻着无数钟表,从左至右、从上至下都被白色长条包裹的棺材被推了出来。


 海尔波轻轻推开了棺木。


 “咔啦——”刺耳尖锐的声音响起。


 与此同时,那棺材上面的钟表全都慢慢往外浮现,同时快速地逆转了起来。


 望着棺材中躺着的那个人,海尔波深深呼吸了一口,祂露出了一个可怕至极的笑容。


 “刚好……我也这么做了……”


 “这地方的魔力太不稳定了,无痕伸展咒制作的那些容器可以存放一点物资什么的,但没办法把活人放进去,太危险了,如果魔咒坍塌,他们可能会被困在空间的裂缝之中,但我们要急行军的话,也不能让他们在外面……”


 麦格教授的神情悲伤又严肃,这次大胜的战斗并不能让她完全放松下来。


 肖恩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随即一挥手,一扇巨大的橡木木门出现在了其中。


 “让治疗人员和伤员进去,其他人原地补给休息,然后我们出发。”


 麦格教授微微张大嘴巴,这大门她可太熟悉了……


 肖恩对着她点点头:“我带过来了。”


 “梅林的胡子……”


 不过,至少伤员有地方休息了,战后的事项在有条不紊地执行着。


 “今晚暂时原地休息,大家的魔力消耗都很大。”


 留下这句话,肖恩飞起来望向了远方。


 刚才,【傲慢】在不断呼喊他。


 “那个方向,有母亲的气息!沃勒普!那里有母亲的气息!”  

(https://www.biquyuedu.com/novel/eoQUo.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yuedu.com。笔趣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