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阅读 > 大唐孽子 > 第1616章 油料增加带来的影响

第1616章 油料增加带来的影响


 左森是金太打铁作坊旗下的一个管事。http://m/278658/



 他的能力不算特别的出彩,但是也不算很差。



 所以金太把旗下金太铁锅的相关事情都交给了他来负责。



 这一块的业务一直都比较稳定,没有特别多的开拓进取的空间。



 但是每个月也能给作坊贡献一些营业额和钱财,所以金太虽然不算特别重视,但是也没有打算放弃。



 毕竟,金太铁锅在他的发家史中,还是起到了毕竟重要的作用的。



 当年正是凭借着大唐第一次的广告营销,金太铁锅打响了自己的名气。



 如今的金太铁锅,已经是这个行业里头名气最大的存在。



 当然了,它的价格自然也是不便宜的。



 哪怕是它已经推出了高中低各个档次的铁锅,也都是要比同类的其他铺子要贵上一些。



 不过,这段时间,左森的心情却是非常不错。



 当伙计把今年各个月份的销售相关情况的分析报告提交给他的时候,左森再也坐不住了。



 他直接拿着报告来到了金太的办公室里头。



 “东家,最近的铁锅销售情况非常不错,已经连续两个月创造历史新高了。



 我觉得是不是趁着这个机会,在《大唐日报》或者其他报纸上再打一打广告,看看是不是可以再创造一个历史?”



 在来找金太的路上,左森就想好了自己今天应该要说什么。



 虽然之前的他,没有特别大的雄心壮志,但是肯定也是希望自己负责的这块业务能够发展壮大的。



 只不过每个月的销量都稳的像是做出来的数据,让他很是失望。



 哪怕是他在铺子里头搞出了不少的营销措施,效果也不是很大。



 但是这几个月的变化,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



 毕竟金太铁锅的底蕴很是深厚,要是运作的好的话,单单这一个业务也能在长安城的商圈占据一席之地。



 “铁锅的销量还在上涨?这么奇怪?”



 金太接过左森递过来的报告,快速的浏览了一下。



 整个金太打铁作坊的各个业务,金太都是比较了解的。



 不过他大多数时候都只是掌控大局,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把每一块的具体业务给管理起来。



 现在左森跟他说的情况,他之前就没有特别的关注。



 毕竟金太打铁作坊的盘子那么大,哪怕是铁锅的销量增加不少,对于整体的营业额来说,影响也相对有限。



 毕竟,其他的业务,最近也是在不断的发展。



 “我好好的分析了一下,也安排人找各个客人做了一些调查。



 从目前把握的情况来看,铁锅的销量上涨,一方面是跟我们大唐对外贸易的发展有关系。



 另外一方面就是跟市面上油料的增加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甚至可以说,后者的影响更加的深远。



 当然了,百姓们收入水平在提高,但是铁锅的售价却是一直都没有上涨,甚至还有所下降。



 这应该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



 既然是过来给金太汇报事情,左森自然不会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好,就直接在那里随意的报告。



 这对于一个管事来说,是大忌啊。



 毕竟金太每天那么忙,是没有时间天天去听左森汇报事情的。



 现在左森主动去找金太汇报铁锅相关的事情,如果没有说出个一二三四出来,那么不仅起不到好的效果,甚至会起反作用呢。



 就像是后世的机关单位里头,一个员工要跟公司老总或者单位老大汇报消息的时候。



 这是一个机会,也是有着风险。



 如果你汇报的好,那就会让领导眼前一亮。



 但是如果你汇报的不好,那就变成弄巧成拙了。



 特别是在汇报好消息的时候,更是要注意这方面的影响。



 一不小心,就把好事给搞成了坏事了。



 “除了西域那边我们正在开拓市场,其他海贸的很多订单都是被其他价格更便宜的打铁作坊抢走了。



 而西域那边的订单都是从作坊里头直接走的,没有经过铁锅铺子。



 这么说来,你觉得最近几个月的铁锅销量上涨,是跟市面上油料的增加有很大关系咯?”



 金太稍微想了想,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大唐百姓的收入水平,不是今年才增加的。



 这些年百姓的收入一直都在不断增加,但是铁锅的销量并没有一直都在上涨。



 偏偏最近几个月有着明显的上涨的话,显然不应该是收入水平变化的影响了。



 这么一来,问题的原因基本上就是确定的了。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在此之前,炒菜虽然已经出现十几年了。



 伴随着炒菜的出现,铁锅的销量也经历了一个增长时期。



 但是由于炒菜需要使用到油脂,否则做出来的菜还没有炖菜好吃。



 所以这些年铁锅的销量,一直都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之中。



 不过从今年开始,市面上不仅有猪油、鲸油灯油脂供百姓们食用。



 花生油、玉米油、大豆油、葵花油也都陆陆续续的出现。



 至于棉籽油的产量,更是增加了不少。



 这么一来,各种油料的价格自然也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滑。



 特别是辽东道这两年在大力的发展黄豆的种植,大豆油的产量增加的非常快。



 再加上花生油等新式油料的出油率很高,这让很多百姓开始可以承受起油料的消耗了。



 油料丰富了,炒菜自然就会变得明显好吃,连带着铁锅的销量也在增加。”



 左森将自己理解的内容仔细的给说明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说伴随着油料供应的增加,以及新式油料的出现,铁锅的普及率会进一步的提高?”



 金太思考了一下左森汇报的内容,觉得还颇有道理。



 铁锅跟以前的陶锅、铜锅相比,最大的好处就是用来炒菜。



 吃过炒菜的人都知道,那个口感是明显不同的。



 并且几乎所有的菜肴,都是可以使用“炒”这个烹饪工艺的。



 所以今后百姓们对铁锅的需求会增加,金太还是认可这个观点的。



 “是的,按照现在不完全统计出来的情况,大唐全国各地的人口数量已经超过了八千万,估计很快就会突破一个亿。



 这里面,有超过一千万户家庭,哪怕是每家每户只要一口铁锅,也是需要一千万口。



 虽然前面十几年,我们一直都在卖铁锅,但是所有的作坊生产的铁锅数量加起来,估计也就一两百万口吧。



 这还没有考虑其中的损耗问题。



 所以我觉得今后铁锅的这个市场,其实也是非常大的。



 正常人家,往往都是需要两到三口铁锅,这就意味着整个大唐就需要两三千万口铁锅。



 如果再考虑到其他番邦属国的需求,这个数量还能翻一番。



 这么一来,铁锅完全可以当成一个大的产业来发展呢。



 我们金太打铁作坊哪怕是只占据着其中一两成的份额,也能挣得盆满钵满。”



 左森越说越激动。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他自己都被铁锅的前景给吓到了。



 真要是金太打铁作坊的铁锅卖出去个几百万口,那还得了?



 哪怕是这个数量是分成好几年完成的,那也非常可观啊。



 “铁锅的运输,其实没有那么的方便。



 很多地方都有一些小的打铁作坊在生产制作铁锅。



 我们除了在关内道的影响大一些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混战的状态。



 如果要扩大铁锅的占有率,那就有必要在其他地方修建打铁作坊,降低铁锅的运输成本。”



 哪怕是这个年代的交通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运输仍然还是一个大问题。



 先不说运输途中铁锅破损这些影响,单单昂贵的运输费用,就会让金太铁锅的竞争力大大的下降。



 这显然是金太比较顾虑的地方。



 “东家,我们可以考虑在登州和扬州各修建一个打铁作坊,专门用来生产铁锅。



 登州的作坊可以辐射整个河南道和倭国等海外市场。



 而扬州的打铁作坊可以辐射整个江南道以及出口南洋等地。



 如今从长安城到登州也好,到扬州也好,交通都是非常方便。



 我们在这两个地方修建作坊,沟通起来还是比较方便的。



 从今年开始,作坊城的许多作坊都开始在大唐各地修建分号,降低自己的成本,提高自己的市场占有率。



 我觉得我们金太打铁作坊也有必要这样子做。



 甚至考虑到朝廷新设立了西域省,我们还可以考虑在伊州或者是西洲设立一个分号。



 专门生产一些在西域售卖的产品。



 这么一来,我们只需要把铁锭运输到各个分号之中,运输效率就大大的提升了。”



 左森既然提出了新的发展方向,自然也就有相应的一些具体的方案。



 要不然单纯的在那里吹水,就没有什么具体的意义了。



 “既然你觉得这个事情可行,那你就先去各地调查一下,把具体的分号修建方案提交给我。”



 思来想去,金太找不到反对左森的提议的理由。



 所以基本上算是同意了。



 “没问题,东家您放心,最迟明年三月,我就会把这个具体的方案交给您。”



 左森心中大喜。



 自己当了那么多年的小透明,这下终于要翻身了。



 一旦金太打铁作坊在几个地方修建了分号,影响力立马就会大大提升。



 甚至后面还可以考虑把铁锅业务独立出来发展呢。



 ……



 顾家在长安城的地位有点特别。



 按理来说,作为江南道的豪族,他们在长安城的发展一般是比较坎坷的。



 毕竟北方主要还是五姓七望的地盘,他们对于江南世家的防范心还是很重的。



 不过顾家在长安城里却是没有遭到特别大的掣肘。



 有些人可能会以为是因为顾家家主顾炼是万年县县令的原因。



 其实了解情况的人就知道,在真正的世家面前,一个万年县县令是根本不够看的。



 哪怕是作为京城的县令,级别比较高,但是也就是一个五品官员而已。



 五姓七望,谁家没有几个四五品的官员?



 甚至可以说谁家没有几个二三品的官员?



 在这种情况下,顾家在长安城能够不受到商业阻击,顾盼盼其实是功不可没的。



 明眼人都知道顾盼盼跟太子府的关系很特别。



 不仅武媚娘跟她关系莫逆,跟李宽更是有点不清不楚。



 谁也不知道顾盼盼什么时候就会成为大唐的贵妃娘娘。



 这种情况下,只要不涉及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大家自然不会跟顾家过不去。



 反正这些年顾家的各个产业,也就是按部就班的发展,并没有说抢夺了谁家的市场份额。



 “盼盼啊,短短的两个月时间,你就花掉了几万贯钱,这个是不是搞的太夸张了?”



 万年县县衙后院,看到顾盼盼放下筷子准备走人,顾炼赶紧直接切入正题。



 这些天,他一直都想跟顾盼盼好好的聊一聊,把顾家今后发展的事情再梳理一下。



 在顾炼看来,顾盼盼这么瞎搞,顾家很快就会没落的。



 他看多了家道中落的人家过着凄惨生活,自然是不希望顾家也沦落成那个样子。



 “阿耶,现在正是我们顾氏粮油打响招牌的时候,肯定花销会大一些。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啊,除了修建仓库、购买船只和马车、拖拉机的花费,其他粮油都可以变现挣钱的。”



 顾盼盼自然知道自己阿耶为什么今天突然跟自己说这个话题。



 上一次决定进入粮食买卖这个商业,力争成为大唐有数的粮商之后,顾盼盼就有了不小的动作。



 在收购粮食的过程之中,顾盼盼发现油料生意其实也是大有可为。



 甚至这个行业的利润要比粮食高很多。



 这么一来,她自然是不甘心就做简单的粮食买卖了。



 在她的规划里头,顾氏粮油是将会是一家集粮油收购、加工和生产一体化的大型企业。



 不说将来成为大唐股票交易所的顶梁柱,至少要成为大唐排名前三的粮食商家。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她自然要有不少相应的动作。



 在大唐主要的产量区修建粮食仓库,同时修建面粉作坊、碾米作坊之类的产业,自然也就是必不可少的事情了。



 再加上粮油收购都是需要画出真金白银,这么一来,顾家的钱财自然是纷纷往外流。



 换回来一堆粮油和正在修建的工地。



 “粮油这个产业太大了,你可以有重点的选择其中几种。



 像是我们江南道,种植最多的就是水稻。



 这种情况下我们把发展重点放在稻谷上面,就已经可以了。



 可是你看看你,稻谷收购,粟米也收购,小麦、大麦就更不用说了。



 就连新出现的玉米,你也没有放过。



 要不是土豆和地瓜不大好储藏,估计你还要继续收购这些东西吧?



 还有那些作坊,之前你不是一直想要跟所谓的高科技产业相挂钩吗?



 但是折腾了一年也没有出什么成绩,倒过头来又一头钻到了最传统的粮油产业里头。



 你这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阿耶看了不放心啊。”



 自己就一个女儿,顾炼有什么话,自然都是直接跟顾盼盼沟通。



 以前他还藏着掖着,故作矜持。



 现在看开了,想到什么就直接说什么。



 “阿耶,做生意,不是什么挣钱就做什么吗?



 现在这些粮油产业都能挣钱,我自然是都经营了。



 特别是各种油料,今年就能给我带来一万贯以上的利润。



 你不要总是关注朝堂上的事情,很多时候朝堂上的东西也是跟商业息息相关的。



 今年是我们大唐油料产量开始爆发的元年,以后这个产业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我们首先进入到这个领域,到时候单靠顾氏粮油,就可以让我们顾家舒舒服服的过上几十年了呢。”



 顾盼盼那么能折腾,显然也是找人调查确认过的。



 要不然自己阿耶问话的时候,她哪能理直气壮的回复呢?



 “油料的种类变多了,这个我倒是听说了。



 《大唐日报》上面甚至有文章专门的介绍辽东道的大豆炼油产业,以及关内道新出现的玉米油和花生油。



 还有那个很是特别的葵花籽油。



 这些东西我都听说过,我也知道油料什么有一定的前途。



 但是贪多嚼不烂啊。



 再说了,粮食行业本来就比较敏感,你一下子把所有的粮油产业都涉及了。



 到时候朝廷会怎么想?



 如果我们顾氏粮油真的成为大唐最大的粮油商家,到时候朝廷能够放任这种局面?”



 顾炼毕竟经历的事情毕竟多,心中的担忧也比较多。



 历朝历代,都有许多粮食商家被清算的例子。



 特别是出现灾难的时候,虽然也是最挣钱的时候,但是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阿耶,你就放宽心吧,我搞出那么大的动作,不仅把府上几万贯钱花出去了,还找大唐皇家钱庄借了十万贯钱。



 这是因为我跟太子殿下和媚娘沟通过的,要不然我哪里敢搞的那么大?”



 顾盼盼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顾炼就更加紧张了。



 “你……你还找大唐皇家钱庄借贷了十万贯?”



 “是啊!都已经花出去大部分了。”



 听顾盼盼还这么一说,顾炼脸色都变白了几分。



 虽然顾家也算是家大业大,但是十万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平时就是让顾家拿出十万贯现钱他们都是拿不出起来的。



 “人家凭什么借你十万贯钱?”



 “有媚娘替我担保,大唐皇家钱庄还能有什么疑问?



 再说了,我们顾家的产业也不小,人家也都是知道的。”



 顾炼:……



 ……



 “阿耶,你说我们是不是干脆就在长安城开设一家炸土豆条的铺子得了,这个可是比种地挣钱多了呢。”



 在一家面馆里头,郭大郎津津有味的吃着羊杂面,心情显然非常的不错。



 这段时间,他们依靠着跟人合作售卖炸土豆条,挣了二十几贯钱。



 对于勋贵人家来说,二十几贯钱肯定是不算什么。



 但是对于郭家来说,他们过去好几年加起来都没有挣到这么多的钱财。



 也难怪郭大郎会觉得可以考虑在长安城开设铺子。



 “大郎,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要在长安城开设一家铺子,哪里有那么容易呢。



 不说这里的铺子的租金非常的高,单单这几天附近跟风开设的炸薯条铺子,就有好几家。



 等到我们的炸薯条铺子真的开业了,这个炸薯条的生意估计就没有那么好做了。



 毕竟我们的生意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找不到特别吸引客人的地方。



 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这二十几贯钱拿去购买一些定襄城那边比较缺少的货物。



 到时候运回去售卖之后,又还能挣个几贯甚至十几贯钱,这样子我们明年就可以考虑购买一个奴仆帮我们干活。。



 明明我们一家有五百亩的良田,但是因为忙不过来,今年只有一百多亩地种上了土豆。



 要是能够买一两个奴仆,把土豆种植面积扩大一下,过个几年之后,我们也算是一个小地主了。”



 郭立青的想法显然跟郭大郎有所不同。



 一辈子在田地里耕作的他,对于商业显然还是比较没有信心。



 虽然这一次挣到了钱,但是他并不觉得这种钱财自己能够一直挣下去。



 倒不如好好的在镇北道种植土豆,日子更加稳定,更加有盼头。



 “阿耶,你说的这个主意,按照现在的情况来推测,确实是很不错的。



 但是今年是朝廷给了镇北道很多优惠政策,并且只有镇北道允许大规模的种植土豆。



 到了明年的话,长安城附近肯定也有人种植土豆了。



 虽然勋贵富商在没有得到朝廷的允许的情况下,不敢大规模的在关内道种植土豆。



 但是普通百姓自己购买到了土豆的种子之后,肯定会种植一些的。



 这种情况下,朝廷是管不了那么多的。



 那么这就意味着到了明年,土豆的价格肯定会进一步大幅下降。



 甚至会直接跟稻米的价格看齐。



 长远来看,土豆的价格甚至会比稻谷要低,毕竟土豆的产量远比稻谷要高的。



 这么一来,我们在镇北道种植的土豆面积更大了,但是挣得钱财却是不见得会增加呢。”



 不得不说,郭大郎说的这个事情还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



 听了这个说法,郭立青也沉默了片刻。



 “你能想到这个问题,朝廷肯定也能想到这个问题。



 太子殿下鼓励大家移民镇北道,肯定不会放任这个局面发展下去的。



 虽然土豆价格下降,或者说土豆价格回归理性是一个必然的事情。



 但是种植土豆会亏本,这个事情应该是不会发生的。



 至少在最近今年的定襄城,肯定是不会发生的。



 基于这个情况,我觉得还是要尽快的把我们家的五百亩田地都种上土豆。



 到时候哪怕是土豆的价格变得比稻谷还要低一些,我们每年也能挣不少钱。



 毕竟这些田地,是朝廷免费发给我们的。



 并且在五年内都是不征收任何的农税的。”



 郭立青的这个说法,郭大郎也找到到反驳的理由。



 这个家,毕竟还是郭立青是当家人,最终父子两人吃完羊杂面之后,就开始谋划回程的事情了。



 至于其他一些跟郭立青类似的农户会怎么选择,他们父子就不关心了。

 

(https://www.biquyuedu.com/novel/QGiOg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yuedu.com。笔趣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