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阅读 > 沈晨鸣秦双双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免费阅读全文 > 第476章 被人拉着跳楼的垫背

第476章 被人拉着跳楼的垫背



  知道她爱八卦,秦双双没吭声,捏了捏她的手,意思是你可千万不能随便问出来,会得罪人的。



  王云丽“嘿嘿嘿”地笑着,也捏了一下秦双双的手,意思是放心,我有眼力见,绝不随便当着客人的面八卦。



  等没人的时候你再告诉我,我想知道她们是谁,为什么你要请她们吃饭。



  两人一路上眉来眼去的,袁洋羡慕不已,看得出来,秦老师跟这里的老板关系很好。以后她要请同事们吃饭,是不是跟秦老师打个招呼,就能预定到比较好的包厢?



  这样她在同事们面前也倍有面儿吧!钱国军怎么从来没跟她说过嫂子跟益盛居的老板关系很铁?



  难道他不知道?



  要是他知道敢不说,哼哼哼!



  单位里的钱国军莫名其妙打了个大喷嚏,把桌面上的资料都喷飞了。



  马德!谁在念叨他?



  王云丽领着人去了益盛居最好的包厢,门口挂着一个牌子:荷塘居。



  益盛居的包厢都是用这种十分传统清雅的名字命名的,什么桃花居,梅花居,莲花居,青竹居,青柏居等等。



  都是有讲究的,以花命名的包厢档次比较高,以青字开头的包厢档次要低一些,雪盛居这种以雪开头的更低,往下就是大堂了。



  荷塘居只设立了这么一处,是最顶级的存在,一般平时不怎么接待客人。基本上都留着备用,就怕来了什么重要的人物,没有包厢了,才拿出来招待。



  这些都是秦双双跟王云丽两人商量着定下来的,今日秦双双来吃饭,那必须得在荷塘居。



  到了包间,王云丽亲自招待秦双双和袁洋,袁慧。



  作为主人,秦双双让袁家两姐妹点菜。袁洋还好,兴致勃勃地看菜单,袁慧则是满脸愁苦,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她其实是不想来见秦双双的,妹妹非得拉着她来,见了人,也没觉得她有什么特别,瞧着年纪轻轻的,真有办法解决她的问题?



  妹夫是不是看走眼了?



  她跟她男人穆大安闹离婚已经闹了挺长一段时间,他在外头没女人,没不良嗜好,不知道为什么死活要跟她离婚。



  不管她寻死觅活地怎么折腾,就是铁了心要离。



  家里所有的七大姑八大姨,公公婆婆,大姑子小叔子全都劝了,穆大安就跟吃了秤砣的王八似的,非得要离。



  她极其崩溃,好几次都想死了算了。



  每天神情焦虑,浑浑噩噩,这日子还过个什么劲儿?



  点完菜,王云丽上了一壶茶,秦双双对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先出去。



  她微微一笑,客气两句,走了。



  秦双双喝着茶,趁着还没上菜,慢悠悠地问袁洋:“弟妹来找我啥事?”



  袁洋还没说话,袁慧先出声:“我妹妹是因为我的事来的,我跟我男人正闹离婚呢,妹夫说你脑子挺好使,就想让你给我出个招儿。”



  “噗!咳!咳!咳!......”



  秦双双一不小心,被茶水呛了一下,赶紧掏出纸巾捂住嘴,等咳完了,才笑着看向袁家姐妹。



  “老钱是不是也太瞧得起我了?我哪儿有啥招儿呀?不过你们要是愿意说,我也愿意听一听,尽我所能说说自己的看法。”



  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她要再推迟,怕是老钱回家后的日子不好过,他媳妇袁洋一定不会放过他。



  这老钱,可真有本事,他大姨子要离婚,找她做啥?她是学校的老师,不是情感专家。



  袁慧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事告诉外人,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看姐姐不说,袁洋代替她把姐姐姐夫要离婚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



  听完,秦双双的心里震惊不小。



  穆大安?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来着?



  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猛地想起来了,这不是前世同事闲聊时提过的事吗?穆大安和他的妻子两个人双双从商业大厦跳了下来。



  外人都不知道是啥情况,后来经过调查才发现,穆大安在国外赌场输了很多钱。一开始还能偷偷摸摸,拆东墙补西墙得补上窟窿。



  后来赌瘾越来越大,输的越来越多,挪用了许多公款,最后知道自己扛不过去了,带着妻子一起跳楼。



  难道袁慧是穆大安的妻子?那个倒霉悲催被人拉着跳楼的垫背?



  手里握着茶杯,秦双双看着袁慧,不紧不慢地问她:“命和婚姻,你更珍惜哪一个?”



  袁慧一愣,瞬间红了眼眶:“我都珍惜,哪一个我都不舍得放手。”



  “姐!秦老师的意思是你只能选一个,不能两个都要。”袁洋提醒袁慧。



  秦双双笑了笑,又问:“孩子和婚姻,你更珍惜哪一个?”



  “孩子。”袁慧这次不敢贪心,就选择了一个。



  “父母和婚姻呢?你更珍惜哪一个?”



  “父母。”袁慧毫不犹豫。



  “兄弟姐妹和婚姻呢?你更珍惜哪一个?”



  袁慧睁大眼睛:“那当然是兄弟姐妹呀!”



  “那钱和婚姻呢?二选一的话你会选择什么?”



  “钱。”



  闻言,秦双双哈哈大笑:“哈哈哈!既然已经做了选择,你又何必苦恼?”



  袁洋听见她的笑声,嘴角不自然地跟着弯起,感觉钱国军说得没错,秦老师真的不是一般人,几句话就让人看出来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次要的。



  “可是......”袁慧叹气,“我们夫妻结婚快要十八年,他当上了局长没几年,忽然就说要跟我离婚。我好不甘心,我就想知道,我到底输在了什么地方。



  他在外头没有女人,也不胡来,好好的家,为什么说不要就不要了?我们闹腾了这么久,他一个正当的理由都不给我,就说性格不合。”



  秦双双叹了口气,拍了拍袁慧放在桌上的手背:“姐!听我说。男人喜欢的东西无非就那几样,女人,毒品,赌桌。



  你想过没有?他不喜欢女人,没有沾染毒品,十有八九是上了赌桌。目前国家正在开放,你男人手里抓着很多在别人眼里利润极高的项目。



  你说他经常出国,他为什么出国?出国后都做了什么?你了解过吗?”









  











  











  



 

(https://www.biquyuedu.com/novel/GWUE3FR.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yuedu.com。笔趣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