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阅读 > 战锤:开局一条狗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新生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新生



  ******



  这章有部分分娩场面描写,不能接受的帝国公民与大馍可以不要看



  ******



  忒萨瓜尔萨的国教星语者行会在萌芽之日的宴会后便全部接受了夜之主的考验(指依次排队走过夜之主与他的神兽使者面前),随后按照灵能强度、自控能力与虚空技艺的最终发展成果来分门别类地开始培训。



  现在,珊卓拉主教自豪地报告,他们这颗星球拥有三万五千一百一十二名能力在战斗等级埃欧塔i级以上的灵能者与两万四千九百八十二名灵能强度在泽塔z级以上,也就是足够进行星语通讯尝试的灵能者——考虑到他们从婴儿到老人一共只有一千万人口,并且根据伽路斯摄政的数据他们还会“处理”掉变异和失控情况过重的婴儿——比例非常非常惊人。



  并且这个星球上除了灵能者外的幸存者都被证明如今普遍具有低于西格玛Σ级但高于常人的负灵能等级,甚至还能凑出一队Φ级的负灵能适龄者——非常了不起的统计和训练成就,但拉弥赞恩此时暂时无心把赞赏的语言回复给地面,因为诅咒回音号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奥克塔维亚——或者说,梅尔瓦利恩家族的欧律狄斯女士,就要做妈妈了!



  闻讯而来的第一烈爪们已经早就站立在大厅的边缘,就像一道颅骨、闪电与夜晚组成的嗡鸣的陶钢精金壁垒。



  她正经受着巨大的分娩前阵痛,汗水打湿了她的黑发,让她的女仆长——这位变种人女仆刚刚胆大包天地僭越着通知了舰桥现在正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努力照料她的女主人。



  “通常来说我会认为这个胎儿是足月且健康的。”瓦列尔在一群凡人与阿斯塔特的灼灼地注视下收起了他的医疗臂甲上的工具。



  “但是……”



  塞普蒂姆斯的神情肉眼可见地变紧张了,塔洛斯有些酸溜溜地想,这个幸运的混账……他之前还是他的专属奴隶技师和雷鹰驾驶员呢!好吧,他的确很有才华,也很会生活,会修理,会把房间布置得井井有条……而且能把阿斯塔特雷鹰单人开出凡人女武神的效果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不过随着奥克塔维亚痛苦呻吟的声音开始变成惨叫,这位幸运的混账迅速在塔洛斯内心的咒骂中升级为“该诅咒的管不住xx的混蛋竟然对我们船上的珍宝出手的可耻小偷盗贼”之流。



  如果此刻不是他们的基因之父在场的话,塔洛斯很确信自己能给塞普蒂姆斯那张英俊而胡子拉碴的脸上来一拳,然后再给他来一脚,摔到船舱墙壁上最后在咽喉处踏上一只战靴……



  “但是什么?瓦列尔。”夜之主柔和慵懒的嘶嘶嗓音将灵魂猎手从他的快意幻景中拉回现实,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赛里昂似笑非笑而夏尔对着他悄悄比了個手势——好吧,他们都知道。



  “但是鉴于我一直以来的工作对象和实验胚胎不包括这种凡人的、自然产生的、以及完全自然分娩的情形,我只能说,我会尽力,吾主。”



  “意思是你从来没给凡人接生过也没经验当妇产科医生所以你其实很紧张对吧。”



  (*我早看出来了!这小子!虽然他看起来和他的老师一样狗屎(“别说脏话!”(*但是奥克塔维亚也说了!)),但是他如果真那么麻木不仁就不会跟着塔洛斯跑出来了。)



  “好的,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处理任何紧急情况都不在话下,不要担心。”



  塞普蒂姆斯因为这句话中的含义不安地眨着眼,他似乎想要说什么。



  这时候产妇用眼神阻止了他,接着艰难地从宫缩的阵痛间隙喘息着发声了,“殿下?”



  “梅尔瓦利恩的欧律狄斯啊,我在。”



  “您的伟力莫非是不能看到我这次生产的结局吗?还是说,”她艰难地在苍白的嘴唇边挤出个难看的笑容,“我会难产,他没有未来,或者只留下这个孩子?”



  “不!欧律狄斯!”塞普蒂姆斯再也忍耐不住地扑到她身旁,握住她的手,惊惶地望向导航员大厅中伟岸若黑夜降临的神明。



  “不。”拉弥赞恩摇摇头,黑白猫咪严肃地在夜之主的脚边踱来踱去,翘着毛茸茸的巨大尾巴,“并非如此,而是你的这个孩子,欧律狄斯,柯罗斯(塞普蒂姆斯由于这个名字而瞪大了眼睛)。你真的要听吗?”



  “是的……殿下……呵呀啊啊啊!”女人努力想要体面一些却无法抑制地哭叫起来,她的指甲紧紧地抠进了身旁男人的胳膊,“我、我能感受到他就要……他就要出来了……!”



  瓦列尔冷静到残酷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嗯,你的心率和激素指标都不错,胎儿是枕左前位,骨盆已经开始扩张,宫口四指——凡人的八指宽,继续用力。”



  “没事的,嗯,主要是,他的命线在此刻开始渐渐确立,注定要多一个教父和加入阿斯塔特军团这件事让我觉得为难。”



  女人瞪大了眼睛,男人也是。



  “可是他……”



  “是的,他是凡人与导航员之子……但是非常非常罕见的情况是,他在完全健康的情况下继承了你的导航员资质。当然,我答应过你,他的未来由他自己决定。”



  女人开始大喘气,她的宫缩痉挛已经到了非常频繁的程度,瓦列尔已经按照吩咐为她遮上了手术单,但人人都能闻到空气中越来越浓烈的新鲜热血、羊水与胎内的信息素及其他气味了——这对杀人如麻的午夜领主们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马库提安敬畏地看着正在生产的女性,悄声对身旁的赛里昂说,后者抿着嘴,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厅中央,但他握紧的双手暴露了他的内心。“得了马库提安,闭嘴,伱至少见过你母亲。”



  “噢。”重爆弹诗人闭上了嘴巴,乌萨斯发出一声笑,他的面容在看着新生命的诞生中逐渐恢复往日的平静。



  “但是他的眼睛!啊!”奥克塔维亚弓起身子,开始最后的挣扎。



  瓦列尔沉稳的声音响起,“看到胎儿的头顶了,用力!马上就要出来了!”



  “他的眼睛!殿下!”随着一声尖叫,导航员的肚子肉眼可见瘪了下去,地面上流淌着腥热的液体,瓦列尔开始拿起准备好的医疗湿巾擦拭孩子。



  “这就是我的为难之处了,”夜之主柔和的嘶嘶声中,他的黑白花猫召唤兽跳上女人的生产床,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但用自己的鼻尖小心地碰了碰她,“他有导航员的力量,但是他没有变异特征——他没有第三只眼睛,在他的双眼中,是的。完美的现在视与亚空间控制力,塔洛斯会是他基因种子提供者,而他的教父另有其人,只要他愿意,新的第八军团就是他的庇护所。”



  夜之主乌黑的眼睛与导航员的眼睛在空中对上,他们都知道这个预言意味着什么。



  最终,女人疲惫不堪地点了点头。



  “您是对的,殿下,他只能是第八军团的人,他必须是阿斯塔特。”



  她把手放在被抱过来的胎儿脸上,慈爱而忧伤地看着他,又把嘴唇贴在不知所措的塞普蒂姆斯脸颊上,紧紧地抱着他们。



  “殿下。”



  在其他人安静地依次离开大厅把空间留给这一家三口之前,欧律狄斯发出了最后的询问。



  “你想知道什么?”



  “他的名字是什么?”



  黑白花的长毛猫舔了舔孩子的眼睛,接着敏捷地跑回夜之主的肩膀上。



  “虽然德西姆斯(decimus)也是将军的名字,但我想,我可以替他的教父把更合适的名字给予他。——雅戈·阿德福索斯会是他的名字。”



  “雅戈·阿德福索斯。”母亲点了点头,“这很好。谢谢您,殿下。”



  黑白花猫“咪”地回应了一声。



  接着舱门的气密锁合上了。



  (本章完)









  











  











  



 

(https://www.biquyuedu.com/novel/FQUE3GP.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yuedu.com。笔趣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