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阅读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昆仑?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昆仑?



  石笙不说话了!



  陈牧羽一笑,“看来,前辈也是有怕的人嘛!”



  “你当我是怕她?”



  石笙轻笑了一声,“我只不过是不想见她而已,免得横生枝节,自找麻烦!”



  “行吧,我信你!”



  陈牧羽笑了笑,“你只是不想见她而已,不过,你能告诉我,她的真实身份么,而且,她的脑子好像有点不太好使……”



  石笙道,“你就当她是西王母吧!”



  “什么叫当?”



  陈牧羽不乐意了,这话说的,未免有些敷衍。



  石笙道,“这位存在,非比寻常,现在和我一样,落难了而已,早晚会有恢复神智的一日,你要是有那个心,不妨帮她一帮,结下因果,将来或许会感念你几分恩德,给你一番造化也不一定!”



  “是么?”



  陈牧羽摇头,“我现在只想过几天平稳安乐的日子,可不想为了什么造化,把小命给搭进去!”



  的确,陈牧羽现在很惜命。



  ……



  回到青山市区,石笙果然又不说话了,陈牧羽左喊右喊,也不见她回应。



  宫大全他们还没有走,都还担心着陈牧羽的安全,现在见到陈牧羽出关,总算是心中大石头落定。



  6号别墅里,陈牧羽把他们聚集到一起。



  “大家都还好吧?”



  陈牧羽看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了谢晋魁的身上。



  这次给陈牧羽守关,他们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其中谢晋魁的消耗算是最大,别人顶多是些外伤,但谢晋魁使用斩仙飞刀,可是把体内真气都掏空了,境界都差点跌退。



  好在有不少丹药帮忙恢复,现在已经没有大碍。



  “主人放心,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回去静养几日就好,这次也算破而后立,相信境界还能更进几分!”谢晋魁说道。



  众人都是点头,表示也无大碍。



  陈牧羽颔首,“武协那边呢?有伤亡么?”



  宫大全道,“只有几个轻伤,马会长也受了点伤,但不严重,已经回省城休养了!”



  “哦?”



  陈牧羽愣了一下,这个老马,也算是够义气了。



  看样子,还得找个时间去探望探望才是。



  只是几个轻伤倒还好了,不然的话,为了自己的小命,反而搭进去几条人命,陈牧羽难免会心中不安。



  “那个什么天道宗,武协有查到什么消息么?”陈牧羽问道。



  唐无量道,“目前只查到一些大概,听说有可能是来自昆仑的一个组织,但具体情况还在查探中,武协那边方会长已经承诺了,会在总部反馈的第一时间,将资料传过来!”



  “昆仑?”陈牧羽眉头微皱。



  谢晋魁道,“自古以来,昆仑就是一座神山,蒙着很厚的神秘面纱,武协早就知道昆仑有秘境存在,但一直没能找到入口,所以了解甚少,只能查阅历史典籍,从字里行间去寻找蛛丝马迹……”



  陈牧羽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他相信武协,毕竟是官方机构,以武协的能力,恐怕没什么是查不到的。



  “那个叫朗坤的,我们和他交过手,其实力恐怕在金丹境以上,说不定有元婴境界!”



  “肯定有元婴境界,我们这么多人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的确,若非元婴境界,我们不可能那么狼狈!”



  ……



  众人七嘴八舌,陈牧羽倒是没有见过,鸡扒饭大家都说是,那就算是了。



  “尸首处理了么?”陈牧羽问道。



  众人看向梅仁杰,梅仁杰干笑一声,“当晚就处理了,用了点化骨水,化了个干干净净,主人放心,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



  梅仁杰本就是和炼毒的,这一套玩得很六。陈牧羽自然是相信他。



  被斩仙飞刀所斩,元神都无法逃脱,哪怕那人是元婴境界,也是不可能留下什么后患的。



  “对了!”



  何以坤跑进了卧室,不一会儿,抱了一堆东西出来。



  叮铃咣啷的放在地上。



  一套明晃晃的铠甲,一柄金灿灿的宝剑,另外还有和储物用的香囊。



  “这是那个叫朗坤的人留下的,主人你看看!”何以坤道。



  陈牧羽用系统扫描了一下。



  铠甲叫银光甲,下品灵宝,剑叫九里剑,中品灵宝。



  都是超越了武宝品阶的。



  尤其是这九里剑,听说巅峰强者拔出此剑,剑芒能够长过九里。



  说起来的确是有点夸张,但也侧面证明了,这剑的确是有特异独到之处。



  剩下就是个储物香囊了。



  “这人是个穷酸,里面除了几本闲书,连丹药都找不到几颗。”



  显然香囊里的东西他们都有看过了,何以坤递上来一块牌子,“唯一看起来有点用的,肯定就是这块令牌了,主人你瞧瞧!”



  陈牧羽接过牌子一看,眉毛禁不住拧了一下。



  “这是那人的?”陈牧羽问道。



  众人点头,何以坤疑惑的看着陈牧羽,“主人认识这令牌?”



  陈牧羽没有多说,取出了一块几乎一模一样的令牌来。



  众人伸长脖子一看,果然是几乎一模一样,唯一有不同的话,只是颜色不同而已,陈牧羽那块是紫色,而这块是绿色的。



  “这是天将令牌!”



  陈牧羽开口说道,心中却是一咯噔,那人手里怎么会有天将令牌,难不成也和天界天庭有关联?



  “天将令牌?”



  众人皆是错愕。



  这里也没有外人,陈牧羽便把令牌的来历给众人讲了一遍。



  持令者即为天将,只不过这绿色天将令牌,要比陈牧羽的紫色令牌低了两个档次,放在天庭,也属于只比普通天兵高那么一点点而已。



  在天庭,持这种令牌的天将应该有很多,但是放在地球上,这就有点稀罕了。



  看着令牌,陈牧羽的脸色略微有点难看,直觉告诉他,这次好像捅了个不小的搂子。



  “主人,不会有什么麻烦吧?”谢晋魁担心的问道。



  陈牧羽回过神来,摇头一笑,“放心,这事咱们干得隐秘,当时就你们几个在场,有没有人看见,事后毁尸灭迹,我可不相信有那么容易查到咱们。”



  听陈牧羽这么一说,众人都略微松了口气,但陈牧羽其实并不轻松!

 

(https://www.biquyuedu.com/novel/9gbPx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yuedu.com。笔趣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yuedu.com/